1000万的直播间同时观看人数的江山已经打下来了。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虽然薇娅和雪梨已经退出了直播“江湖”,但“江湖”依然因两者掀起了新的动荡。

 

在雪梨停播85天之后,薇娅停播54天之后,他们的助播和模特团队开始组团复出。

 

2月12日,由数个薇娅原助播和模特组成的直播团队在淘宝直播开播,直播间名称为“蜜蜂惊喜社”;2月15日,雪梨原助播光光也在淘宝直播开播,直播间名称为“光光来了”,其助播和模特也均为雪梨直播间的原班底。

 

两大前主播直播团队的集中复出,使得薇娅和雪梨本人即将复出的传闻也甚嚣尘上。

 

近几年,被明令封杀和软性封杀的主播、网红、艺人逐渐增多,但他们之中,几乎没有人不谋求复出,即便无法再站在聚光灯前,他们也会寻找机制漏洞,在暗中捞金。薇娅和雪梨的助播团队的复出,被看作是两者隐形复出的第一步。

 

但时移势易,在平台去头部化的当下,薇娅和雪梨的助播团队想要重回巅峰并非易事。另一方面,在信息愈加透明化、平台去头部化的当下,人们会否继续买大主播原班底的账,也是未知数。

 

01 助播集体跳槽,还是暗中操控捞金?

 

目前,关于蜜蜂惊喜社、光光来了两个直播间是否和薇娅、雪梨两人之间存在利益关联仍扑朔迷离,但「新熵」挖掘发现,两个直播间背后仍和薇娅、雪梨二人存在不同程度的关联。

 

光光来了直播间所属机构为杭州柏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王伟光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比例达99%。另一股东为况伟,持股比例为1%。

 

表面上看,杭州柏钧和雪梨之间并无关联,但企查查数据显示,王伟光和况伟是雪梨老公张珩商业合作次数最多的两个人。例如,张珩作为大股东的两家公司由王伟光担任监事。况伟则和张珩、王伟光共同持有杭州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股份。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信息来源:热浪引擎、企查查

 

杭州柏钧于2021年12月28日成立,可以推测,在雪梨直播间被封一个月之后,张珩的商业伙伴便建立了新的MCN公司,筹谋建立直播间事宜。而雪梨的几位助播和模特究竟是集体被挖,还是由雪梨牵头促成,似乎更像是后一种可能。

 

光光全名余光宸,于2020年8月加入雪梨直播间担任助播。值得注意的是,光光于2021年9月30日离职。这个时间点十分巧妙,正是国家税务总局不点名指出有两名主播涉嫌偷逃税两天之后。此后,光光曾在10月下旬短暂回到雪梨直播间客串副播,其余时间则在韩束抖音直播间做主播。

 

双十一之后不久,雪梨即因偷逃税事件被封禁直播间,并长时间没有消息。然而,今年1月2日,光光发了一条意味深长的微博,表示“前几天收到了重要的人送的礼物(泡泡玛特公仔),还在前两天见了一面。转达大家:一切都很好,不用太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感动的是,自己的小喜好,有被老板记得”。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雪梨直播间曾经的粉丝刘克告诉「新熵」,“光光这条微博的信息量很大,一是该公仔曾在雪梨的微博出现过,暗示这位老板是雪梨;二是向粉丝转达雪梨的现状,告诉粉丝无需担心。”也许正是此时,雪梨牵头促成了光光等助播后续通过杭州柏钧复出直播。

 

2月15日,光光来了直播间正式开播,而所带货的店铺,则证明新直播间和雪梨之间确实存在利益关联。

 

光光来了直播间目前开播6场,带货的诸多店铺之中,有两家店铺颇为引人注意。一是光点生活馆,该店铺非直播时间内并无多少产品,明显是主播团队自有店铺。而且该店铺的命名方式和雪梨曾经的店铺之一“雪梨生活馆”的命名方式相同,粉丝高度怀疑是雪梨新开的店铺。

 

另一家店铺TBSM旗舰店,则坐实了光光直播团队和雪梨之间存在利益关联。在女装品类上,光光每场直播均主要为TBSM旗舰店带货,而该店铺的注册主体为啤梨啪啦(杭州)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为章子晗,即和雪梨一起创建宸帆的主要合伙人。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TBSM旗舰店所认证的工商资质

 

企查查数据显示,啤梨啪啦的大股东为杭州辰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51%,而杭州辰范为雪梨担任董事的香港注册企业Chenfan eCommerce Co., Limited的全资子公司。如此也可以确定,雪梨夫妇和王伟光等商业伙伴没有分道扬镳,仍有商业往来。而杭州柏钧,无疑是在雪梨的运作之下成立的新的MCN机构,以承接宸帆等公司的直播和电商业务。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啤梨啪啦的实控人为雪梨担任董事的香港注册企业。

 

这边雪梨暗中复苏自己的直播和电商事业,那边薇娅则更为谨慎,其助播团队新建立的直播间蜜蜂惊喜社,除了名字和曾经的薇娅惊喜社一脉相承之外,难寻和薇娅夫妇的利益关联。但草蛇灰线,仍有一些线索指明了新直播间和薇娅之间存在关联。

 

有粉丝在薇娅原助播多多的微博下表示“没有薇娅,我都不知道去哪买东西”。2月17日,薇娅助播多多回应“关注淘宝:蜜蜂惊喜社!”这一回复,无疑有着将薇娅老粉丝导入蜜蜂惊喜社这一新直播间的意味。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多多微博回复粉丝

 

蜜蜂惊喜社直播间所属的MCN机构杭州柏峰,为法人何卫华的独资公司。谦寻负责人近日对媒体表示,“新的公司和薇娅及谦寻集团均没有直接关系,是员工内部创业。”

 

这一说法十分暧昧,法律从业者李丽指出,“从法律层面看,如果没有资金往来以及高管、法人重叠,那么两家公司之间就是互相独立的关系。但如果员工与原公司私下签订代持股协议,再创业开一家新公司,那么新公司就算得上是原公司的分公司或者子公司,而表面上依旧毫无关联,但这种情况外界一般不会得知。”

 

02 MCN再造“最大的齿轮”

 

多家媒体信源指出,薇娅和雪梨几乎无法再复出,而助播组合直播间的出现,无疑是一种隐秘的点金术,能够将两者的剩余流量和资源转移至新的直播间和店铺。

 

劣迹网红、明星,在遭遇不同程度地封杀后,总是会想办法躲避限制,开辟新的捞金途径。明星被封杀后,多选择开创副业,例如范冰冰自创了美妆品牌,李小璐开了女装网店,张哲瀚则在被封杀后第一时间在母亲所开网店高价售卖茶叶,并让大粉引导粉丝购买;网红被封杀后,通常会转战其他平台,例如殷世航被抖音快手封杀后,则将活跃阵地转移至微博和小红书,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但对于薇娅和雪梨来说,明星和网红的经验不具备参考价值,一是因为两者不像明星一样有着坚实的粉丝基础,二是因为两者已经处于全网封杀状态,没有任何流量口径。

 

更重要的是,薇娅和雪梨,身上都承载着一个巨大的MCN机器。薇娅和雪梨犹如机器中最大的齿轮,带动其他小齿轮旋转。当最大的齿轮不转动了,其他的小齿轮也将停止转动,导致整个机器陷入死寂。所以谦寻和宸帆,都亟需再造一个“最大的齿轮”。

 

雪梨和薇娅背后的事业版图有所不同,宸帆长久以来以雪梨直播间为支点,一边为自有品牌和其他品牌带货,一边借助直播间的流量,批量打造全网MCN业务的网红达人。例如宸帆旗下网红潘白雪、王柠萌、乔乔等人,均是在雪梨直播间做模特积攒了原始流量之后,逐渐成为微博、小红书、抖音、B站几大平台的头部网红达人。

 

热浪引擎数据显示,宸帆目前仅有三位签约淘宝主播,除了已经被封的雪梨和林珊珊,仅剩戈斯拉蛇蛇这一女装店播直播间。虽然该直播间在雪梨直播间被封后并未断播,但直播间观看量多不过2万。

 

多位雪梨粉丝告诉「新熵」,乔子工厂店也是雪梨团队新开的店铺。该店铺直播间早在2021年12月31日就已经开播,日常观看量在20-70万不等,爆款产品销量仅有1000+,和雪梨女装店曾经动辄几千至几万的单款销量远不能比。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左为乔子工厂店爆款销量,右为雪梨女装店爆款销量。

 

可见,宸帆流量高度集中的商业模式十分脆弱,在雪梨和林珊珊的直播间被封之后,不仅宸帆旗下自有品牌遭到波及(店铺被封),宸帆也失去了批量制造网红的重要渠道。所以,如果不重新打造出一个比肩雪梨的头部网红,宸帆的MCN业务和电商业务都会逐渐萎缩。

 

薇娅背后的谦寻的商业模式则抗风险能力高一些,在将薇娅打造成超级主播之后,谦寻便借助自身头部机构的地位,签约了一批明星、头部网红进行直播带货。淘宝直播是谦寻的主力平台,共签约了林依轮、安安anan、考拉二小姐等30个明星/网红主播;后期谦寻也入驻了抖音直播,共签约了戚薇、林丹、朝阳你蔡姨等8个明星/网红主播。

 

即便薇娅被封杀,谦寻旗下明星/网红的淘宝直播间并未受到影响,且保持着优异的直播数据。其中,男明星林依轮早已成为淘宝直播长期排名前五的主播,戚薇也是抖音排名TOP10的明星带货主播。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林依轮和戚薇分别为淘宝直播和抖音直播的头部主播。

 

虽然谦寻的境遇比宸帆好很多,但谦寻也有自己的不安。林依轮、戚薇等明星虽然流量傲人,但对于MCN来说,明星自带流量,谈判筹码也更多,即便脱离谦寻自立门户,也能很快东山再起,甚至带走部分品牌资源。因此对于谦寻来说,打造新的头部直播间和对机构依赖度高的主播,是当务之急。

 

基于这种思路,便诞生了由多位薇娅原助播组成的直播组合。推出直播组合的好处是,各个主播之间势均力敌,不会出现单个主播话语权过大的情况,即便有单个主播跳槽,谦寻也能及时补充新的主播至直播组合当中。

 

雪梨助播的直播间继续走宸帆流量集中化的模式,光光来了直播间以雪梨副播光光的名字命名,明显有打造光光个人IP的意味。这种模式虽然风险大,但对于还有着电商业务、并不all in MCN的宸帆来说,是最节能、性价比最高的吸纳流量的方式。

 

至于光光本人,曾做过一叶子、韩束等护肤品品牌直播间的主播,在宸帆又积累了带货多品类商品的经验,风格上贴近李佳琦,也具备成为超级主播的潜力。

 

但无论是蜜蜂惊喜社还是光光来了,在巨大的负面事件之后复出,最关心的问题只有两个,一是能否被消费者们普遍接纳、二是能否复刻薇娅和雪梨曾经的辉煌。

 

03 消费者和商家还会买账吗?

 

有MCN负责人表示:“薇娅和雪梨被封杀后,并未影响到谦寻和宸帆在各个平台继续展开业务,但助播团队通过新机构复出,明显是为了规避薇娅和雪梨的负面影响。”

 

消费者提供给「新熵」的信息显示,蜜蜂惊喜社18日新建的粉丝群中,仅过了两天,粉丝数就突破300,而这样的微信群数量众多。消费者杨竞表示,“薇娅的粉丝基本盘还是有的,很多人,包括我自己,确实是看薇娅的直播看习惯了,虽然蜜蜂惊喜社没有薇娅,但是带货模式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比起逃税问题,我更关心是不是真的能抢到优惠商品。”

 

但蜜蜂惊喜社开播不久,即被指虚假优惠,没有诚意。有消费者吐槽蜜蜂惊喜社上架的一款价格为49.9元的耳环,主播声称直播间有专属30元优惠券,但第二天发现该商品在非直播渠道也有30元优惠券。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消费者吐槽蜜蜂惊喜社虚假优惠

 

薇娅未被封杀时,即被多次指直播间虚假优惠,换壳而出的蜜蜂惊喜社,虽然延续了薇娅班底的带货模式,但却没能拿出更加诱人的优惠水准,只能令老粉丝也徒增失望。

 

但目前来看,蜜蜂惊喜社的数据增长还是十分猛劲,开播仅10天,粉丝数虽仅有140万,但已经有3场直播观看量破1000万,照这个趋势发展,有可能一年内能追平薇娅单场2000-3000万左右的直播观看量。

 

但主播组合型直播间的弊端也很明显,已经有一些消费者吐槽,蜜蜂惊喜社的各个主播之间不分主次,一个产品多个人说,以至于会出现各说各话的混乱喧闹情况。主播组合究竟能走多远,大众接受度能有多高,仍充满未知。

 

助播越火,薇娅雪梨越躲
 

光光来了直播间则好一些,以光光为核心,且不同主播负责不同品类,直播相对有层次。光光来了直播间观看数据也较为猛劲,在200-400万左右。可以说,薇娅和雪梨的差距,在蜜蜂惊喜社和光光来了直播间得到了延续。

 

对于雪梨,商家们则更为谨慎。雪梨在被封之初,便有一些商家出来叫苦,表示在雪梨直播间带货遭到刷单。有商家表示,“雪梨直播间长期走自有品牌+其他品牌的带货模式,所以其他品牌对雪梨直播间只是锦上添花的作用,即便销量不佳,对雪梨的影响也不是特别大。尤其是美妆类目,雪梨宁可自己开一个全球购店铺,也不和品牌官方合作。”所以,优质商家对雪梨的依赖程度也普遍不高。

 

如今换光光坐镇,这位并无个人品牌矩阵傍身的男主播能否和品牌、商家之间建立起更加紧密的联系,也是待解的难题。

 

有MCN负责人告诉「新熵」:“当薇娅、雪梨被封之后,优质商家资源几乎都流向了李佳琦、林依轮,烈儿宝贝、陈洁kiki几大主播的直播间。”可以见得,这些稚嫩的助播想要从几大主播手中抢回原属于薇娅和雪梨的资源和流量,也需要费一番苦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