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多前,舞蹈摄影师石磊或许怎么都想不到,因为视频号,他成了名人,走在街上或者去店里买服装,总有人认出他:

“您就是石老师吧”

“石老师您也来买东西呀”

做视频号1年多,我的得与失
在一声声“石老师”中,石磊逐渐“迷失”自己,一度沉浸在成名的喜悦之中,“那种感觉就像初恋的感觉,甜甜的”,即使现在谈起来,石磊依旧难掩那种喜悦和激动。

2020年1月21号,视频号正式开启内测,距今已有2年时间。

在这条新生赛道发展过程中,有人中途离场,有人继续坚持,也有新的创作者看准机会涌入其中。

像石磊这样坚持深耕视频号的人还有很多,比如奇点,从一家小公司的企划成长为如今的情感头部博主,如今也把视频号当成事业去做。

比如去年10月才入局的三农博主彦凯,从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毅然辞掉工作回到农村当起了三农主播,还带动了邻里乡亲再就业。

他们都是视频号生态原生创作者,在各自热爱的行业领域闪闪发光。

他们与视频号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得”与“失”。

视频号是更大型的朋友圈?

视频号是对微信生态短视频内容缺失的弥补,一上线就推出了“一个人人可以记录和创作的平台”的口号,是了解他人、了解世界的窗口。

对此,石磊和奇点深有感触。

石磊从2020年4月开始运营视频号舞蹈摄影师-石磊,在他看来视频号的强社交属性能够放大自身的属性和张力,比如石磊会亲自上阵教舞蹈演员摆拍照姿势,妖娆的身姿让许多用户觉得十分好玩有趣。

运营没多久一条视频播放量就达到了8000万+,而后还产出不少点赞10万+作品,视频号的长尾效应,即使半年多以前的视频至今还有人点赞。

此外,账号新增用户也一路水涨船高,有时一条视频就能带来10万+新增用户,就在前几天,其账号关注用户突破100万,并还在持续增长中。

即使有经历低迷的时期,但乐天派的石磊并不担忧,因为他自信优质的内容“可以让流量再回来”。

视频号让石磊老师有了一个展示自己的窗口,被更多人熟知,有时候走在街上,还经常遇到向他打招呼的粉丝,体验了一把当名人的快感。

奇点比石磊晚2个月入局,当时的想法比较简单,只是为了分享,拿着手机对着镜头说情感语录,这种操作方式简单门槛低,对无短视频经验的普通话人来说比较友好。

奇点清楚的记得运营早期,每天早晨醒来都要看一眼关注用户新增了多少,她至今还记得用户数涨到100个时激动不已的心情,“当时就想着什么时候可以破1万,这样就可以认证了”,奇点说道。

视频号社交传播机制,使得许多创作者在早期通过私域来实现冷启动,比如积极鼓舞身边的亲朋好友点赞、分享,然而奇点却不是如此,她更希望让内容在公域流量中自然发酵,而不是依赖亲朋好友的点赞,有时候奇点连自己也不会点赞自己的内容。

如今其账号长春奇点关注用户数早已突破100万。

视频号对奇点来说是一个更加大型、开放的朋友圈,在这里可以分享自己的生活、成长经历,也结识了更多各行各业的朋友、大咖,见识到更广阔的世界。

短视频的尽头是直播带货?

许多人认为情感类内容变现路径比较狭窄,然而在奇点看来,之前的一年多视频号的商业变现生态还没有完全形成,不仅情感领域,其他领域可能也不是很理想,许多人还处在观望、尝试的阶段。

在友望数据交流群,也常常能看到创作者们讨论变现话题,有人欢喜有人愁。

但不可否认的是,视频号在生态建设、功能迭代过程中,商业属性也在逐显露,比如与小程序、企业微信、公众号的深度打通,形成闭环,以及视频号互选平台、直播任务的上线,帮助更多创作者实现变现。

在变现上,石磊和奇点一致认为“成交的前提是信任”,视频号自带天然的社交属性,因此用户对博主的信任感也会更强。

石磊就凭借他视频号中所展现出的好玩、真诚,深受用户喜欢,在许多视频评论区,也常常能看到“拍照”“太美了”“摄影师”等留言。

石磊透露,与视频号之前相比,用户转化率提升80%,给公司及个人带来了极大利润,用石磊的话说“视频号加快了我人生成功的进程。”

做视频号1年多,我的得与失

△视频评论区

奇点也在变现上做了多方尝试,在视频底部挂公众号链接、接广告等等。如今,奇点也在直播上做许多尝试,每天情感连麦,以及直播带货专场,比如11月14日开启的“中国黄金 一折秒杀”为主题的直播带货活动。

直播带货一直视频号发展的重点,也是许多创作者变现的重要渠道。

彦凯是去年10月份才开始在视频号直播带货,比起其他博主来说比较晚。他本是一位在城市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去年5月辞职回到家乡焦作温县创业。

起初,他在抖音直播带货家乡农产品大蒜,奈何直播间流量不是很理想,转化率较低,带货数据一天几百块是常事,数据好的话一天最多5000。

去年10月19日,彦凯转战视频号,创建账号彦凯生鲜,带货家乡特产山药。在直播第一天,场观就达到了10万+,GMV 1.1万,而后每天的直播销售额都稳定在1万左右,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双11。

双11之后,直播陷入瓶颈期,场观下滑严重,带货销售额从1万多下降至几百块,“那个时候有想过放弃,但是想着既然已经做了,就尽最大努力去坚持”,彦凯说道。

于是,彦凯在直播上做调整和优化,比如丰富直播场景,除了工人采挖山药,添加采挖机运作过程、山药包装过程等等。此外,直播、客服话术也做了一些改动,提高用户的下单率,及时处理售后问题。

做视频号1年多,我的得与失
经过一系列优化改进后,场观、带货数据逐渐趋于稳定,月GMV稳定在10万左右,最高20万。

在【商品橱窗】也可以看到彦凯也会在小商店带货山药的农产品。

做视频号1年多,我的得与失

△彦凯生鲜小商店商品

对于刚入局才5个月的新人主播,能有这样的带货成绩,实属不易。一方面,离不开视频号平台对新人主播以及三农创作者的流量扶持,

另一方面,在彦凯看来视频号用户年龄普遍较大,对农产品比较感兴趣,有一定的消费基础,且温县铁棍山药是河南焦作比较有名的特产,通过在田地直播采挖山药能够打消用户对农产品的顾虑,产生信任,因此转化率也比较高。

在1月22日一场直播中,场观数据达到了28万+,在【友望数据】-【直播监控】中,可以看到评论区弹幕“拍”字占比最大,可见用户对山药的需求,据彦凯透露年关临近,甚至有用户下了20单。

做视频号1年多,我的得与失

△直播弹幕

像彦凯这样瞄准视频号直播赛道的博主还有很多,比如孙天舒优雅形体、馒头小胖墩儿、滋补找春雷等等,就连2021年对直播比较佛系的石磊也打算在今年定期直播,带货摄影及舞蹈相关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微信团队在直播方面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更新,比如直播可一键链接企业微信、公众号图文、预约下一场直播等,以及上线付费直播,可免费观看3分钟,为创作者增加新的变现机会。

做视频号1年多,我的得与失

入局视频号的得与失

在视频号这一年多,石磊倾注了所有的心血,每天都在想着视频的事,时不时要看下视频和信息,以至于没有时间看书,在思想上及认知上并没有太大的成长。

奇点同感,她也是用一种创业的心态来做视频号,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几乎是365天全年无休的状态,以前给自己定了计划每年至少出去旅游一次,如今每一次出门全部都是因为工作。

彦凯自从三农直播以来,没有朝九晚五的稳定生活,需要考虑的事情变多了,比如每天直播采挖工人能否到齐、包装的山药有没有问题等等,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再检查一遍,到深夜才回家。此外,还要花更多时间学习直播的知识和技巧,以适应直播变化。

但正如奇点所说“时间花在哪里,成长就在哪里。”

因为视频号,石磊极大扩展了自己的社交圈,“有些朋友相见恨晚,因为时间、空间缘故不认识彼此,是视频号把我介绍给他们。”石磊说道。

入局视频号1年多,奇点也经常收到来自用户的留言私信,有跟她倾诉情感问题,也有表达对她的感谢和喜欢,这给了奇点极大的认可与鼓励,“经过这一年多,会发现自己在热爱的领域,还可以创造这么多可能,影响这么多人”。

也正是这些用户的喜爱,让奇点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不管做什么事都怀着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不断鞭策自己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彦凯在视频号创业过程中取得的带货成绩也让他获得了成就感。最重要的是,因为带货三农产品,在增加自己收入的同时,也带动了邻里乡亲就业,提高他们的收入。

比如在没有直播之前,许多当地的农产品采摘后,卖给中间商,由中间商拿到市场卖,到消费者手中的价格已经翻了许多倍,以及石磊在采访中提到的农产品滞销也是许多农户面临的问题。

直播带货可以极大开拓农产品销售渠道,也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农户就能以更优惠的价格卖给消费者,大大提高农户收入。

视频号已2周年。这两年多来,微信团队加快步伐建设发展,入局的创作者也不断增多。有人功成名就,有人陷入瓶颈、苦苦探究。但新的平台,也意味着新的机会。2022年,视频号将会如何发展,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