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日常浏览的“影视二创”短视频,是近年来视频平台版权之争的核心。本文纵观行业局势,觉察出各平台的版权之争由于短视频和长视频平台的商谈合作,已进入了新阶段。作者通过复盘过去一年短视频平台、版权方和创作者们的境遇,浅析视频行业的困局。欢迎感兴趣的小伙伴阅读分享~

一、平台出手,版权之争中场换人

3月17日,抖音在官方公众号上宣布和搜狐达成了合作: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获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包括《法医秦明》《匆匆那年》《他在逆光中告白》等,平台用户未来可以对这些作品进行二次创作。此外,双方还将在新剧宣传推广上开展创意营销或视频征集等合作。

无独有偶,3月4日,视频号的创作者中心版块新增“腾讯视频版权授权”功能,系平台为了鼓励影视综题材创作、扶持影视综创作者而发起的计划,可以使视频号获得腾讯视频版权授权,将可根据授权协议对视频版权库内的作品进行使用,视频版权由腾讯视频提供,授权有效期为1年。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实际上,早在2021年11月,腾讯就曾经透露过,腾讯创作服务平台正在计划向创作者逐步开放授权合规的版权内容以及创作工具,创作者可以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对此进行二次创作,同时也面向全网第三方平台发出测试邀请。当天傍晚抖音就发表关于腾讯与抖音商谈对等开放的说明。

消息自然都是好消息,彼时大家的关注点更多在于腾讯、字节之间的“拆墙”,如今看来,其释放出的信号更代表着版权博弈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平台下场了。

正如抖音的公告所言:

影视二创是一个新事物,我们也在努力推动和更多版权方,尤其是拥有众多独家版权资源的长视频平台达成合作,为创作者和行业提供更好的版权解决方案。我们相信,通过更多合作可以更好地实现创作者、版权方、用户的共赢。

而众所周知,“影视二创”一直处于一个暧昧的位置。

对于创作者来说,影视二创的门槛低,变现方式多样,是入局短视频的一个好选择。但随着近年来版权红线的收紧,这一类型的内容需要承担的风险也直线上升。比如B站粉丝数超200万的大UP主“谷阿莫”,也曾被迪士尼在内的多家影视公司起诉侵权。

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影视二创带来的流量相当可观,被良莠不齐的影视作品包围的当代用户需求就是一片蓝海。但其带来的版权问题也给平台带来了不少麻烦,2021年腾讯就曾因为《斗罗大陆》的版权问题向抖音索赔8亿元。

对于长视频平台来说,影视二创在一定程度上是营销、炒作、引关注的低成本渠道,但吐槽向的二创内容影响作品口碑,过分完整的切条搬运更是动了自己的蛋糕,这种摇摆的心态也是出现上一秒的宣传期内还手拉手为影视作品造势,下一秒作品播完就下架二创视频的所谓“卸磨杀驴”现象的原因之一。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据《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仅2019年至2020年10月间,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受委托已成功“通知-删除”1276.92万侵权链接,涉及点击量高达2.72万亿次,按万次点击一元计算,挽回直接经济损失2.72亿元。

尽管打压侵权视频几乎成了各平台的常态,但还是挡不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势头。

如今,短视频平台下场和长视频平台进行版权合作,几乎可以算是共赢。创作者面对的版权风险下降,创作热情自然上升;短视频平台一边保住用户流量,一边减少和版权方缠斗;长视频平台既可以利用创作者的二创内容宣传曝光作品,又有短视频平台兜底版权成本。何乐而不为?

这也是各大平台在这几年疯狂争夺赛事版权的原因。据不完全统计:

  • 2021年,虎牙拿下德玛西亚杯《英雄联盟》职业锦标赛、Major(新加坡站、基辅站)、ESL(2022、2023年)等系列赛事的独家直播版权。
  • 2021年6月,抖音、今日头条和西瓜视频宣布获得2021美洲杯全部比赛直播版权和二创权益,用户可对比赛进行解说、剪辑等二次创作,并在平台分享。
  • 2021年3月,快手宣布成为CBA联赛的直播平台和官方短视频平台,用户可以通过快手收看直播,允许“二创”;6月,快手宣布获得美洲杯全场次直播及短视频版权,并推出“直播+短视频二创”创新玩法。

但长短视频平台的版权合作还没有完全成熟,关于创作者能够使用作品素材的比例、时长等问题,平台并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二创的界限仍然模糊。

而在2月13日晚捷成股份的公告中,其旗下子公司新疆华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腾讯签订《影视节目授权合同》。腾讯以18亿元购买不少于6332部影视节目在合同约定范围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包含面向B站和字节跳动独家分销的权利。

这意味着,B站和字节系平台之后想要购买这6332部中的任意一部影视节目,甚至是现有影视版权到期后想续约,都需要得到腾讯首肯。可以预见不远的未来,各平台必将在版权上有更激烈的一战。

尽管如此,长短视频平台的合作还是可以算得上版权之争的转折点,博弈桌上的对手换人了,也给了影视号创作者喘口气的机会。

二、版权戒严一年,影视号们过得怎么样

影视号创作者的2021年恐怕过得不容易,版权问题就如达摩利斯之剑一般总是悬在头顶,因此对簿公堂的更是不在少数。

这般境地还要追溯到2021年的4月。

4月9日,逾70家影视传媒单位及企业发布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将对网络上出现的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维权。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5月,爱优腾联合谴责《老友记重聚特辑》上线后在B站遭盗播。5月29日,B站下架老友记侵权视频。

6月,慈文传媒、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新丽传媒、耀客传媒、正午阳光影业在微博呼吁“视频没有长短之争,但对于侵权盗版行为坚决说不。”

而至2021年12月,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提到:

短视频节目及其标题、名称、评论、弹幕、表情包等,其语言、表演、字幕、画面、音乐、音效中不得出现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的内容。

此规定甫一发出,就引发热议,甚至被称为短视频史上最严新规。

那么,影视号就此凉凉了吗?

在抖音上搜索“5分钟看完电影”,最新的相关视频并不多,数据也相当惨淡。不排除是一些影视大号担心惹上版权官司所以减少此类文案输出的原因,也可能是平台对带有这类关键词的内容流量进行了限制。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但如果减少敏感词的露出,影视大号们还是过得挺滋润的。比如“毒舌电影”,在抖音上拥有6176W粉丝,获赞数12.5亿,近期的视频获赞数也仍然保持以数十万计。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毒舌电影”的文案大多是一个带有总结性或情绪性的句子。同时,因为已经在这一赛道耕耘多年,家大业大的“毒舌电影”和不少版权方亦有合作,所以部分视频除了注明素材来源之外,还标注了“已获授权使用”的字样,往规范化的方向走了。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而前文提到的曾被起诉的“谷阿莫”,也依然在B站混得风生水起,累计获赞数高达822万,近期的视频播放量也都保持在10W上下。但从内容的形式和选题上,还是可以显示出“谷阿莫”在一定程度上的收敛。

肉眼可见,“谷阿莫”早期最经典出圈的“X分钟看完电影”系列内容从2020年4月之后就锐减,近期已经基本不再出现。这并非一家趋势,如果搜索“X分钟看完电影”等关键词,可以发现相关的内容在B站的数量和数据都大不如前。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谷阿莫”选择的影视作品大多来自国外,1页30个视频中只有两三个国产作品题材,或许也是出于规避版权风险的考虑。与此同时,他也在不断拓展新的内容形式,比如对某部电影的名场面进行可行性实验等。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内容之外,二创衍生出的产业链,诸如剪辑课程、拜师收徒等,也仍然在短视频平台活跃着。有的直接标注在账号名称上,有的则在主页简介中体现,为的都是速成变现。

抖音、视频号,悄悄干了件大事

显然,版权戒严的一年来,影视号并没有如想象中一样遭到灭顶之灾。

受影响者有,他们的无奈常常见诸各种报道。有人开了工作室、好的时候月入十几万,但已经准备转行;有人从外行开始做影视剪辑,全职之后就没了退路,在这个行业彻底结束前只能继续熬着……

而已成气候的影视大号则更多选择寻找新的方式突围。无论是用新的内容或形式,还是积极接触版权方,都是为了自救。

综上所述,版权战事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短视频平台之间的版权争夺将日趋激烈,长短视频平台之间的合作也亟待一个更完善的机制来支撑。而对于创作者来说,手握更多版权的平台或许有成为二创内容沃土的更大可能性,但纯粹搬运视频终究会走到头。目前为了活下去,除了在红线边缘试探,或许尝试摸索更多的发展方式更加迫切。

 

作者:陈出木

来源:微果酱(ID:wjam123456)

本文由@微果酱 授权发布于微推客,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